新华社发布于 5个月前
【字幕+画面】 孩子们的世界 静音 一次又一次发声 一遍又一遍练习 用爱打开声音的大门 【字幕】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 【现场】 彤彤,彤彤,四岁了,我爱你。 【解说】 四岁的彤彤是中班的一位小朋友,她和同学们在班主任郭花花的带领下学习发声。 让孩子能听见世界、正常表达,是老师们最大的愿望。 【现场】课堂学习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我在实习的时候进过正常幼儿园,但是对这种特殊孩子完全没有了解,所以来应聘的时候,当时见到这些孩子的时候,他们感觉就像动画片里的“天线宝宝”一样,他们头上都有一个助听设备,当时觉得他们特别可怜,然后我觉得我还年轻,应该试一试这份工作。 【解说】 郭花花已经在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工作四年时间了,她深深体会到,对于孩子们来说,周围的一切都是默片,只有投入爱心、耐心和坚持不懈的训练,才会为孩子们打开声音的大门。 【现场】课堂学习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正常孩子的话可以和我们正常交流,你问他什么问题,他都可以想象着说。但是我们的孩子可能连最简单的爸爸妈妈都张不了口,说不了。所以这就是我们康复老师最大的一个难处,就是首先要从他啥都不会,也听不见,到他以后慢慢开始自主和我们交流,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解说】 一句“爸爸妈妈”要教几个月甚至一年,在康复中心这是非常常见的情况。老师们总是大声地反复重复着非常简单的词语,帮助孩子们强化听说训练。在四年的教学过程中,郭花花也经历了从不理解到适应,再到热爱的过程。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刚开始的话,上课时间长就会感觉到特别烦,特别无聊。然后慢慢就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因为你能在他们的身上看到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想让他把这句话说清楚,然后慢慢在我的指导下,他就能说清楚,感觉自己就有一点小成就,反倒比起带正常小朋友有成就感,这一点感觉更突出。 【解说】 康复中心的老师们都深知自己要付出更多的爱心、耐心、恒心和精力,但正是这份付出,让孩子们从无声世界慢慢走进了有声世界,让他们听见了爱的声音,感受到了爱的力量。 【现场】游戏活动 【解说】 在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进行学习康复的孩子来自甘肃全省及周边地区,很多家庭在学校周边租房陪孩子接受康复训练。 【同期】家长 秦菊英 有老师教,正规指导,我们就放心多了,我们自己又不会教,教他他也不说话,希望他大了以后学成学好,长大和正常人一样,那就很高兴了。 【解说】 孩子长大后拥有正常的听力语言能力是家长最大的希望,虽然过程不易,但满怀信心与希望是支撑这里每一个孩子背后的家庭走下去的最大动力。近年来,为了减轻陪读家庭的经济压力,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为家长提供了工作岗位。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保育员 赵盼 这个也比较好,我们家长在这儿上班,也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特别方便的机会,补一点给家里。国家有这个项目,给我们免了好多费用,但是生活费各方面我们还是要自己出,在这儿上班也很方便,接送孩子,各方面很方便。 【现场】老师帮孩子检查助听器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周吉英 我们的小朋友,因为都是听障孩子,他们需要带助听设备,他们的助听设备都是耳蜗和助听器,他们只有佩戴这些助听设备以后才能听见声音,就像我们高度近视的人一样,要是高度近视的人摘掉眼镜的时候,是不是什么也看不见?但要是戴上眼镜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他们也是一样的,他们是一个无声世界,他们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当他们佩戴这个助听设备以后他们就有了声音,他们就能听见我们说话。 【解说】 近年来,通过人工耳蜗植入等项目,我国越来越多的听障儿童在医护人员和康复教师关爱下,逐渐融入有声世界。根据中央财政下拨的残疾人康复服务项目资金,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按每例8.85万元标准对不满7岁的听障儿童给予补助,其中包括人工耳蜗产品、植入手术和康复训练。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成立于1989年,多年来,中心已累计训练听障儿童4130名,近800名听障儿童接受康复训练后分别进入小学、中学和大学就读。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社区指导部教师 韩靓 我们呼吁孩子要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进行一些干预,也希望家长们引起一定的重视。因为有些家长他刚发现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抵触(心理),我们也希望家长们如果发现这样的孩子,不要灰心也不要失望,因为有我们这样的机构,有我们这样的一群老师帮助你们,肯定能让孩子们很快跟健听孩子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解说】 听障儿童的康复需要社会、家庭、学校多方的共同努力,作为康复训练教师,韩靓认为应该为这些孩子和家庭带去正能量,在充满爱的教育环境下,让“天线宝宝”们尽早康复,融入正常的学习生活。 【现场】孩子们做操、游戏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我们和孩子每天都在一起,他刚进园的时候因为刚做完手术,(人工耳蜗)刚开机。然后他也不会听,也不会说,基本上就是和刚发现他听不见的那种状态一样。然后到后面让他慢慢说一个字到一个词,再到一句话。四年的过程当中,到最后他离开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和我们现在一样正常对话。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周吉英 当我认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当他们学会说每一句话告诉我,能给我一点反馈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骄傲,我成为他们的老师特别自豪。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社区指导部教师 韩靓 我们也希望社会各界能给我们孩子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资助,给我们孩子今后走向社会,给予更多的关爱。 【解说】 甘肃省的听障儿童康复工作只是中国听障儿童康复矫治工作的一片重要拼图。从2009年开始,中国启动了“贫困聋儿人工耳蜗抢救性康复项目”,为贫困重度聋儿免费植入人工耳蜗并提供康复治疗。从2018年起,中国全面实施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针对符合条件的视力、听力、言语、肢体、智力等残疾儿童和孤独症儿童,在实施手术、辅助器具配置和康复训练等方面进行救助。 主编:李杰 姜海莹 统筹:王梁 责任编辑:崔月平 编辑:崔月平 电子编辑:崔月平 多蕾 记者:马莎 程楠 配音:危颖 音响:田里 郝晓江 视频技术:董硕 字幕灯光:邹建波 摄像:邰剑秋 音频技术:田里 系统技术:郝晓江 技术监制:王宏达 终审:鞠晓燕 监制:樊华 出品人:孙志平 新华社音视频部出品(完)
【字幕+画面】 孩子们的世界 静音 一次又一次发声 一遍又一遍练习 用爱打开声音的大门 【字幕】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 【现场】 彤彤,彤彤,四岁了,我爱你。 【解说】 四岁的彤彤是中班的一位小朋友,她和同学们在班主任郭花花的带领下学习发声。 让孩子能听见世界、正常表达,是老师们最大的愿望。 【现场】课堂学习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我在实习的时候进过正常幼儿园,但是对这种特殊孩子完全没有了解,所以来应聘的时候,当时见到这些孩子的时候,他们感觉就像动画片里的“天线宝宝”一样,他们头上都有一个助听设备,当时觉得他们特别可怜,然后我觉得我还年轻,应该试一试这份工作。 【解说】 郭花花已经在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工作四年时间了,她深深体会到,对于孩子们来说,周围的一切都是默片,只有投入爱心、耐心和坚持不懈的训练,才会为孩子们打开声音的大门。 【现场】课堂学习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正常孩子的话可以和我们正常交流,你问他什么问题,他都可以想象着说。但是我们的孩子可能连最简单的爸爸妈妈都张不了口,说不了。所以这就是我们康复老师最大的一个难处,就是首先要从他啥都不会,也听不见,到他以后慢慢开始自主和我们交流,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解说】 一句“爸爸妈妈”要教几个月甚至一年,在康复中心这是非常常见的情况。老师们总是大声地反复重复着非常简单的词语,帮助孩子们强化听说训练。在四年的教学过程中,郭花花也经历了从不理解到适应,再到热爱的过程。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刚开始的话,上课时间长就会感觉到特别烦,特别无聊。然后慢慢就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因为你能在他们的身上看到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想让他把这句话说清楚,然后慢慢在我的指导下,他就能说清楚,感觉自己就有一点小成就,反倒比起带正常小朋友有成就感,这一点感觉更突出。 【解说】 康复中心的老师们都深知自己要付出更多的爱心、耐心、恒心和精力,但正是这份付出,让孩子们从无声世界慢慢走进了有声世界,让他们听见了爱的声音,感受到了爱的力量。 【现场】游戏活动 【解说】 在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进行学习康复的孩子来自甘肃全省及周边地区,很多家庭在学校周边租房陪孩子接受康复训练。 【同期】家长 秦菊英 有老师教,正规指导,我们就放心多了,我们自己又不会教,教他他也不说话,希望他大了以后学成学好,长大和正常人一样,那就很高兴了。 【解说】 孩子长大后拥有正常的听力语言能力是家长最大的希望,虽然过程不易,但满怀信心与希望是支撑这里每一个孩子背后的家庭走下去的最大动力。近年来,为了减轻陪读家庭的经济压力,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为家长提供了工作岗位。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保育员 赵盼 这个也比较好,我们家长在这儿上班,也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特别方便的机会,补一点给家里。国家有这个项目,给我们免了好多费用,但是生活费各方面我们还是要自己出,在这儿上班也很方便,接送孩子,各方面很方便。 【现场】老师帮孩子检查助听器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周吉英 我们的小朋友,因为都是听障孩子,他们需要带助听设备,他们的助听设备都是耳蜗和助听器,他们只有佩戴这些助听设备以后才能听见声音,就像我们高度近视的人一样,要是高度近视的人摘掉眼镜的时候,是不是什么也看不见?但要是戴上眼镜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他们也是一样的,他们是一个无声世界,他们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当他们佩戴这个助听设备以后他们就有了声音,他们就能听见我们说话。 【解说】 近年来,通过人工耳蜗植入等项目,我国越来越多的听障儿童在医护人员和康复教师关爱下,逐渐融入有声世界。根据中央财政下拨的残疾人康复服务项目资金,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按每例8.85万元标准对不满7岁的听障儿童给予补助,其中包括人工耳蜗产品、植入手术和康复训练。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成立于1989年,多年来,中心已累计训练听障儿童4130名,近800名听障儿童接受康复训练后分别进入小学、中学和大学就读。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社区指导部教师 韩靓 我们呼吁孩子要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进行一些干预,也希望家长们引起一定的重视。因为有些家长他刚发现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抵触(心理),我们也希望家长们如果发现这样的孩子,不要灰心也不要失望,因为有我们这样的机构,有我们这样的一群老师帮助你们,肯定能让孩子们很快跟健听孩子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解说】 听障儿童的康复需要社会、家庭、学校多方的共同努力,作为康复训练教师,韩靓认为应该为这些孩子和家庭带去正能量,在充满爱的教育环境下,让“天线宝宝”们尽早康复,融入正常的学习生活。 【现场】孩子们做操、游戏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郭花花 我们和孩子每天都在一起,他刚进园的时候因为刚做完手术,(人工耳蜗)刚开机。然后他也不会听,也不会说,基本上就是和刚发现他听不见的那种状态一样。然后到后面让他慢慢说一个字到一个词,再到一句话。四年的过程当中,到最后他离开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和我们现在一样正常对话。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教师 周吉英 当我认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当他们学会说每一句话告诉我,能给我一点反馈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骄傲,我成为他们的老师特别自豪。 【同期】甘肃省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社区指导部教师 韩靓 我们也希望社会各界能给我们孩子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资助,给我们孩子今后走向社会,给予更多的关爱。 【解说】 甘肃省的听障儿童康复工作只是中国听障儿童康复矫治工作的一片重要拼图。从2009年开始,中国启动了“贫困聋儿人工耳蜗抢救性康复项目”,为贫困重度聋儿免费植入人工耳蜗并提供康复治疗。从2018年起,中国全面实施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针对符合条件的视力、听力、言语、肢体、智力等残疾儿童和孤独症儿童,在实施手术、辅助器具配置和康复训练等方面进行救助。 主编:李杰 姜海莹 统筹:王梁 责任编辑:崔月平 编辑:崔月平 电子编辑:崔月平 多蕾 记者:马莎 程楠 配音:危颖 音响:田里 郝晓江 视频技术:董硕 字幕灯光:邹建波 摄像:邰剑秋 音频技术:田里 系统技术:郝晓江 技术监制:王宏达 终审:鞠晓燕 监制:樊华 出品人:孙志平 新华社音视频部出品(完)
0 条评论